专家:中国宣布南海断续线是中国抗战胜利成果

2016年05月18日15:26:42 ?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中国28-365体育投注英超欧冠_365体育投注官方吧_365体育投注手机版 ? 阅读:209[字号: ]


专家:中国宣布南海断续线是中国抗战胜利成果

资料图:中国海军编队

原标题:专家:中国宣布南海断续线是中国抗战胜利成果

近期,南海话题成为国内外关注的重点,中美双方多次“隔空交锋”。在90年代之前,中国在南海的实力比较薄弱,大型舰机稀少,也没有多少基建和资源支撑长期巡航,吃过一些亏。王伟也是在驱逐美军军机时不幸牺牲。二三十年过去了,中国海军已经67岁,实力不同往年,海军有了强大蓝水舰队与国产重型战机

南海仲裁“闹剧”会砸菲律宾的脚

孙小迎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可能将于5月底到6月份作出最终裁决,结果或对中国不利。如果果真如此,笔者认为,这种“不利”并非仅仅是对中国,菲律宾自己也会承担它意料之外的后果。

首先,中国可借此机会重新评估“世界欠中国的战争债”,宣布南海断续线等为中国抗战胜利成果。

在对外关系史上,中华民族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隐忍、给予和付出,明代时的“郑和下西洋”最是典范。作为两次世界大战战胜国之一,中国也都只有付出几无回报,而二战后掠夺中国抗战胜利成果的《旧金山对日和约》更是跌破“程序正义”和“实体公平”的底线。中国职业外交家顾维钧参与了与美国政府商讨对日“和约”的全过程。据《顾维钧回忆录》所述,为了阻止中国两岸任何一方参加旧金山“和会”,美国用尽坑蒙拐骗的手段,置“程序问题”于不顾。另据笔者查证,美国为使“和会”顺利签订具有放弃对日战争索赔条款的所谓“和约”,竟然也拒绝了深受日本侵略危害的南、北朝鲜政权参会。

在领土问题上,顾维钧和台湾时任“外交部长”叶公超均认为旧金山“和约”存在程序违法问题,在对待南沙群岛属于中国领土、日本战败后理应归还中国这一事实时缺乏公平。再回望旧金山“和约”签署前,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发表声明说,旧金山和约草案“故意规定日本放弃对南威岛和西沙群岛的一切权利而亦不提归还主权问题。实际上,西沙群岛和南威正如整个南沙群岛及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一样,向为中国领土,在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时虽曾一度沦陷,但日本投降后已为当时中国政府全部接收。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于此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威岛和西沙群岛之不可侵犯的主权,不论美英对日和约草案有无规定及如何规定,均不受任何影响。”这些表态明确表明了中国政府对于领土问题的态度。

如今的中国已不是65年前的中国,如果多年隐忍换来的是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对中国南海断续线无效的裁定,那么中国就可依照《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以及等同于中日两国间处理战后问题条约的《中日联合声明(1972年9月29日)》,宣布南海断续线是战胜国中国抗战胜利的成果,其历史依据和法理依据根本无需赘言。

其次,菲律宾苏禄海断续线和希腊爱琴海断续线都将面临随时被要求重新划分的危机。笔者曾频繁被问到“南海断续线划到别人家门口”是否合理的问题。对此,我们不妨也看看别国有关“家门口”的问题。比如,菲律宾苏禄海的断续线就划到了马来西亚“家门口”。而据家乡在沙巴的马来西亚学者抱怨,菲律宾军人经常从这里入侵和骚扰沙巴。再如,希腊爱琴海的断续线也划到了土耳其“家门口”。如果南海仲裁案仲裁庭裁定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无效,那么这一案例和判例至少将对这两个国家断续线的有效性产生重大影响。若再环顾世界,老殖民者跨越数十甚至上百个经、纬度的海外自治领在南太平洋和南印度洋星罗棋布,这合不合理呢?相信有良知者心里自有答案。

第三,政治操控下的强制仲裁将使国际法院继续蒙羞。国际法院天然公平正义吗?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国际法院经常受到政治操控。即使没有政治操控,国际法院也不乏乌龙判决,比如上世纪60年代,国际法院将柏威夏寺判归柬埔寨所有,而寺庙周围的路则归泰国,这使该地一度成为战场。

现在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同样面临被政治操控进而可能做出有损国际法院信誉的判决。当初,海牙国际法院应菲律宾请求建立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本身就已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仅就《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而言,中国政府早就依据《公约》第298条赋予的权利,做出排除强制性仲裁的声明;而且《公约》序言已经规定自身不是解决领土主权争端的法律,而是在双方主权明晰的情况下划分海域,即领海、毗连区、大陆架、专属经济区和明确各种海洋责任的国际公约。如果仲裁庭对“南海仲裁案”强制裁决,不仅有违程序正义,更欠实体公平。

第四,中国及更多签约国家或将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提出改善海洋环境和有利于人民营养获得的仲裁案。譬如,沿岸国家和国际社会应对日益增加的国际海洋垃圾负责。再如,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被岛链环绕的国家,同时又是多条流入大海的江河的发源地,它还要供养近14亿的人口。根据《公约》第七十条“地理不利国的权利”规定中关于“以供应足够的鱼类来满足其人民或部分人民的营养需要”的倡导,中国可提出“地理相对不利国权利仲裁”,为中国渔民和中国人申请更多海洋渔权,以改善人民的营养需要。▲(作者是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相关评论
热门推荐